这里Oliver。
是个艾吹,卡吹。写bg和gl的辣鸡文手。
主all艾的杂食厨,不吃双安,安凯和卡凯,卡柠。
初三不更文,超长弧。为了看文就取关吧。
企鹅:2859056442,欢迎扩列。
原创堆放处@孤独者不需要怜悯.bot

【凹凸世界/all艾】【卡艾篇】艾比的魔女集会

食用说明
1、弧好,这里是Oliver。
2、沉迷魔女集会pa,看到没人写all艾就准备试试。这篇脱了很久致歉。异色眼卡米尔注意。
3、内含cp:安艾,雷艾,卡艾,佩艾,嘉艾【此篇为卡艾】
4、私设多如山,严重ooc,对话体,祝大家食用愉快💕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【异色瞳混血吸血鬼&魔女艾比】
Before
艾比双手提着满满的商品袋,努力地迈大步子,想快点赶回家。她一边嘟囔着应该带飞天扫帚,一边在街角的长椅上坐了下来。
她如释重负地放下手中的东西,气喘吁吁地歇息着。
艾比身旁坐着一个黑发的男孩,身体曲成一团。见艾比坐下,她便默默地往旁边移了些。
“额……没事的,你不必往旁边坐。”艾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。
男孩头也不抬:“不用了。”说着,他下意识地将身上披着的破布往上拉了点。
艾比也不再说什么,拿出刚买的新鲜出炉的戚风蛋糕,正准备往嘴里送――
旁人直勾勾的眼神盯得她有些难堪。她转头,直视男孩的眼睛:“你……要吃吗?”
男孩毫不犹豫地点点头。接过艾比手中的蛋糕,他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。
魔女艾比望着男孩。他穿着不算富裕,身上有些脏,面容精致得像人偶,皮肤苍白,薄唇下的洁白的牙齿中有几颗异常锋利的獠牙。他的瞳色最为奇特:左眼是红色,看起来血腥嗜血;右眼是蓝色,蓝得像海洋,深邃而清澈。
这孩子,看起来好像是……
“你是吸血鬼吗?”艾比忍不住问。
男孩的身体明显愣了愣,然后他继续手中的动作。在结束完这个戚风蛋糕后,男孩终于闷闷地说了声:“是。”
“更准确地说,是混种吸血鬼。与人类混种。”他补充道。
难怪是异色瞳。艾比心想。但是既然是混种,很有可能是私生子,绝对非常受纯种吸血鬼的歧视,而且会经常被欺凌。看他身上的服装,艾比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男孩的动作十分迅速,一个戚风蛋糕明显无法满足他。他站起身,向艾比深鞠一躬,准备告辞。
“等一下!”艾比下意识抓住男孩的手,“那个,你住在哪里?我把你送回去吧。”
男孩的异色双瞳中有些迟疑。他再三打量着面前这个看上去年龄不大的红发魔女,不禁想到了自己年幼时母亲曾读给自己听的《糖果屋》的那个女巫。
不过,相较于后者,艾比看起来显然要可爱的多。
“我没有家,我被他们抛弃了。因为我不是纯血。”男孩缓缓开口。
“哦,抱歉。”艾比似乎想起来什么,转而对他说道,“那,要不要去我家。”
男孩用那异色瞳直视着魔女,好像想从她眼中读出什么。说实在的,被那只吸血鬼的赤瞳注视的感觉并不好,而那只深邃澄澈的蓝眸却具有要将她吸入其中的魔力。但身为一个诚信的魔女,艾比必须为自己一时心血来潮所说的话负责任。
男孩的目光审视似乎长达一个世纪。终于,他的眼睛望向别处,闷声说了声:“嗯。”
“真的吗?太好了!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...卡米尔。”
“我,我叫艾比。那我就称你为面瘫矮子吧。”
“别瞎做决定啊。”
卡米尔看着面前乐开了花的艾比,心里浮现出四个字。
傻的可爱。
脖子上突如其来的柔软触感令他吓了一跳,原来,面前的魔女将自己的红围巾围在卡米尔的脖颈上。
“谢谢。”
他悄悄别过头,祈祷着她没发现自己脸红的迹象。

After
艾比有时候觉得,收养卡米尔就是一个错误。
卡米尔并不像他看上去那么好养。比如,他虽然是混血,但始终是一只吸血鬼,所以,艾比必须为他提供不老魔女的鲜血;除了血以外,卡米尔还对甜品情有独钟,大多数时间都会捧着蛋糕盘嘴里叼着小勺。
“甜品,没了。”卡米尔带着一年四季都不摘的艾比给他的红围巾,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,转身面对艾比。
艾比无可奈何地翻了翻白眼。他们上个星期才刚去购入了一大堆甜品,准备作为卡米尔一个月的伙食,没想到这家伙一个星期就结束完所有。这小子越长大就越能吃,而且还是令人羡慕的吃不胖体质。
现在的卡米尔已长大成人,虽然身为某吸血鬼(犯罪)团体的军师,但在这看似冷漠面瘫的外表下,他出人意料地带有些许孩子气。
“都成年人了怎么还这么喜欢甜品。”艾比坐在沙发上,咬着苦瓜奶茶的吸管,“明天带你去买。”
“那现在呢?”卡米尔继续直视艾比,样子像极了一只喊“饿”的小奶狗。
魔女的呆毛左右摇晃几下,有些为难地回答:“唔……那可有些难办……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我的血……”
“嗯。”卡米尔不再多说什么,主动凑上前来,态度利落得让艾比怀疑他早已策划好了一切。
吸血鬼先生将魔女小姐逼到沙发角,伸出手,轻车熟路地解开斗篷的纽扣。雪白的皮肤突然暴露在空气中,另艾比有些冷的发颤。紧接着,卡米尔慢慢凑近艾比的脸庞,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的蓝色海洋般的双眸望着她的红瞳。
“失礼了。”
卡米尔将头埋在艾比的脖颈处,黑色的发丝和温热的呼吸使她有些痒。接着,卡米尔微微张嘴,露出银白色的獠牙,朝她的细颈咬了下去——
“疼……”艾比发出细小的喊痛声,但还是忍了下去。她可以感受到,那獠牙已划开她的脖颈,淳淳鲜血正不断涌出。还有那轻微的吸允声,是卡米尔发出的。
不知过了多久,总之,她的脖颈已失血过多到麻木,卡米尔终于停下了自己的动作。他直起身,舔了舔嘴角的鲜血,但随即又凑上前去,轻轻舔舐那道伤口。
“唔……嗯……”在卡米尔的作用下,伤口渐渐愈合,但还是疼得让艾比直皱眉头。
卡米尔再次起身,顺带将瘫在沙发上的艾比拉起。
“呼啊……累死啦。”艾比伸了个懒腰,“话说卡米尔,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甜品啊?”
“好吃。”
“好吃也不至于,每顿都要吃吧。”
卡米尔沉默了,他这种态度使艾比更加好奇。
终于,他终于再次开口:“这和我的童年经历有关。”
“小时候,我住在曾经的那个家中。尽管那是个吸血鬼望族,我身为私生子混血种,还是地位低下。别说与贵族一般被平等对待了,甚至吃都吃不饱。有时,我会趁管教我的的仆人不注意时,偷偷溜掉,跑到厨房里。厨房很大很大,有很多好吃的……”
卡米尔在叙述时,眼中的蓝色海洋轻微荡漾,似乎在追忆曾经。
“我喜欢偷偷从堆着甜品的桌上拿一点蛋糕,因为蛋糕吃起来甜甜腻腻的,与我惨淡麻木的童年刚好相反。在品尝甜品中,我也许能暂时忘却被凌辱时的伤痛……”
“虽然被捉住可能会遭到一顿痛打,但我还是每天忍不住去拿蛋糕吃着呢……有时,也会给比我还饿的母亲带上一点……”
卡米尔淡漠的脸上勾勒起苦涩的微笑:“多么愚蠢的理由。”
“才不是呢!”艾比突然大叫一声,“卡米尔对蛋糕的喜爱,是无比令人心酸和感动的,才不愚蠢。”
“如果你愿意,”她的双手紧捏裙角,“想吃多少甜品都没问题。”
带着惊异的眼神,他呆滞地注视着眼前鼓红了脸的魔女,接着,眼中饱含笑意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。
“唔……那现在呢?我不至于虐待你吧,那你为什么还这么喜欢甜品?”
卡米尔愣了愣,有些逃避她的目光,将头埋在围巾中,轻轻地说道:“因为你。”
“我喜欢蛋糕的甜味。”
“你的血也出乎意料地甜。”
“我吸了你的血之后,便喜欢上了那刚刚好的甜度。”
“你的血,激发了我身为吸血鬼的本能。”
“所以,不能吸你的血的时间,我就只能以甜品充饥。”
“我喜欢你的血的味道。”
“也喜欢如甜品般的你的甜甜的笑容。”
“也喜欢你。”
被突如其来的告白吓住的魔女惊恐万分,她刚刚还感动得痛哭流涕的心情一下子就被一股莫名的触动感包围。
从没有一个人这样评价过她。
昔日曾生而为人的片段闪过艾比的记忆,那是她最苦不堪言的日子。
垃圾,怪物,杂种……因她的长生不老,小镇的人曾这样称呼她。
下贱、肮脏的血统。
“我、我的笑容没有像蛋糕一样甜啦,我的血也不过是低人一等的、枯竭、干涸的杂质……”想起那些记忆,她的声音中充满了咽呜,自卑涌上心头。
卡米尔将她轻轻拥在怀里,动作不算温柔,但也不粗暴,是属于他的风格。
体温交融,艾比只听得吸血鬼的声音在她耳边耳语:“对我而言,你是最特殊的存在。”
“总有一天,我会亲自品尝你。”
“你的味道,是一切都无与伦比的。”
“Sweet.”
总有一天,一定。
魔女和吸血鬼的过去一样晦暗,但他们共同创造的未来,绝对精彩。

EN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❤
再次致歉这篇拖了很久
点文我会慢慢写的,不过要耐心一点
下一篇的佩艾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

评论(6)
热度(89)

© Oliver挖坑不想填 | Powered by LOFTER